<address id="jj3pr"></address>

<address id="jj3pr"><nobr id="jj3pr"><menuitem id="jj3pr"></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j3pr"><form id="jj3pr"><nobr id="jj3pr"></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jj3pr"></address> <listing id="jj3pr"></listing>
          <form id="jj3pr"></form><noframes id="jj3pr"><address id="jj3p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從粗獷種樹到科學治沙,一家三代的“治沙情”

          發布日期:2020-10-14 11:25
          0

          今年68歲的石光銀和孫子石健陽走在樹影斑駁的沙地,不時俯身查看新栽的樟子松,風吹過時,耳邊傳來簌簌的聲音。

          1952年,石光銀出生在地處毛烏素沙漠南緣的陜西省定邊縣,兒時的記憶里只有眼前的黃沙和四面無盡的蒼涼。8歲那年給人家放羊,突然刮起了沙暴,他和一個5歲的小伙伴被風卷出去10多公里,流落到內蒙古境內的一個小村子里。父親出門找了3天把他接回家,兩人抱頭痛哭,而隨行的同伴卻再也沒了蹤跡。風沙掩埋了莊稼,遮蔽了房屋,他的父親舉家搬遷9次,從那時起,石光銀的心中就打定了主意:“要和風沙斗爭到底!”

          從20歲起帶領村民在荒漠里種樹開辟了家鄉第一片綠洲,到1990年共啃下5.8萬畝荒沙,石光銀不斷學習治沙技術和積累經驗,成立全國第一個農民股份治沙公司,采用學來的“障蔽治沙法”,樹的成活率達到了80%。然而,把沙丘固住只是第一步。“治沙是根本,生態好了才能種地,才能致富,這個地方沙子治不住就什么都干不了,這是為子孫后代考慮。”石光銀說。

          到2004年底,石光銀承包的25萬畝荒沙、堿灘得到了有效治理,并且反復造林面積35萬畝,直接資金投入2000多萬元。進入新世紀之后,由于當年栽種的灌木林壽命短、經濟價值小、觀賞性差,石光銀又開始進行低產林改造,目前他栽種的以樟子松為主的優質樹種已經達一百多萬株。

          如今石光銀和孫子石健陽走在成片的樟子松林中,看著樹木的長勢,研究林下經濟的發展道路。石健陽今年23歲,10歲那年,父親在運送樹苗的過程中發生車禍去世,一家人的生活陷入泥沼。

          “小時候上學大人忙,爺爺父親母親都不停地種樹。人家小朋友上學有大人接送,按時按點有可口的飯吃,我只能騎自行車,自己收拾。”爺爺和父親一頭扎進治沙事業深深地影響著年幼的石健陽。“過去埋怨,不理解。父親一走,爺爺和母親把家扛下來,爺爺也變得不愛說話,就是種樹。現在覺得這就是有意義的事,生態好了,我們的生活才會好。”

          石健陽高中畢業后選擇了林業技術專業。回到定邊,他帶動周邊相關的技術人才,進行林下經濟科研活動。“楊樹只是把沙固住了,我們需要的是林灌草這樣的生物多樣性來改善生態環境。同時也要研究適宜沙地生長的經濟作物,像蘋果樹、桃樹,再帶動瓜果蔬菜的種植,最終形成生態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

          如今,治沙公司按照“治理荒沙,開發利用荒沙”的發展戰略,走“公司+農戶+基地”的路子,把治沙與致富緊密結合起來,先后辦起了新興林牧場、千頭良種奶牛養殖場、純凈水廠、月牙湖旅游景點等10多項經濟實體。

          對于下一代的希望,石健陽說:“現在環境已經大變樣了,我會做好守林人,守護爺爺父親幾十年的成果,也會給后代灌輸生態保護的思想,讓荒漠真正變為當地百姓賴以生存的綠洲。”

          拼版照片左圖:1998年7月,陜西省榆林市定邊縣幫助入股治沙的群眾在沙地里打出多眼多管井(新華社記者 陶明 攝);右圖:2020年5月30日,石光銀在自己治理的林子里撿到一根野雞翎。他以聯戶治沙的方式,帶領村民將25萬畝沙地變成了綠洲。目前,他的治沙集團有限公司一年的生態補貼及林下經濟年收益達340多萬元(新華社記者 劉瀟 攝)。

          本文來源: 新華社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