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j3pr"></address>

<address id="jj3pr"><nobr id="jj3pr"><menuitem id="jj3pr"></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j3pr"><form id="jj3pr"><nobr id="jj3pr"></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jj3pr"></address> <listing id="jj3pr"></listing>
          <form id="jj3pr"></form><noframes id="jj3pr"><address id="jj3p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趙陽 從公孫策到朱偉顏值曾是負擔

          發布日期:2020-10-15 15:08
          0

          《沉默的真相》播出后,很多網友拿出當年趙陽飾演的公孫策劇照做對比。

          電視劇《沉默的真相》開播不久,就有網友發現劇中的朱偉和《少年包青天3》中被稱為“美男子”的公孫策居然都是同一個演員——趙陽,大家好奇“他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么?”

          其實,當年的趙陽內心就住著一個年輕版的朱偉。彼時,清秀的外貌在他看來,是人生的最大苦惱。他甚至因為找他的角色都是“小白臉”,而不想再做演員,并憤而決定赴美國游學。

          如今他回來了,從不久前熱播的電視劇《局中人》到《沉默的真相》,趙陽演的角色不是毀了容的陸文章,就是蓬頭垢面的糙老爺們朱偉,他想把“顏值”這個負擔丟得遠遠的。

          《沉默的真相》

          “平康三杰”論酒量我最厲害

          最初接到劇本,趙陽就看得熱淚盈眶,見導演時他蓄著胡須,大家都覺得“是這個意思”。后來,趙陽聽說會有個“流量小生”來演江陽,曾經也是“小生”的趙陽還有點擔心,“我認為的‘小鮮肉’都是長相俊美的,演江陽,能不能卸下偶像包袱、需要付出多少,我有點擔心。”

          于是趙陽去查了白宇的資料,當他看到白宇的定妝照后,就覺得:這孩子錯不了。“能感覺得到,他愿意突破自己的形象去詮釋好角色,而且后來看他的簡歷,是中戲畢業的,我是上戲的,我認為經過專業學習的,肯定有這個功底。”

          趙陽和白宇一起拍的第一場戲,是朱偉找江陽一起去抓孫傳福,那也是他倆第一次見面。“我覺得他很清新,不是外在清新,是內在的,很符合這個角色。”

          說起劇中“平康三杰”朱偉、江陽和陳明章(田小潔飾)每次聚在一起,都吃的火鍋。趙陽說,火鍋局就好像是他們的一個避風港,在這里呈現了三個人不同階段的狀態。

          據悉,拍攝時演員都是真喝,只不過是用二鍋頭代替了茅臺,問他誰的酒量最好,趙陽毫不猶豫:“那肯定是我啊!你看他倆那小杯子就不行,我控制點兒,每次那個大杯子還能喝一半呢。”

          公孫策

          當年,顏值是心里的痛更是負擔

          “原來朱偉是公孫策!”《沉默的真相》播出后,網友把“平康白雪”朱偉的劇照和公孫策的劇照拼在了一起。其實,年輕時的趙陽就是一個搖滾青年,用他的話說:屬于“憤青”。“那時候滿腦子都覺得這些是騙人的,哄觀眾的。只有搖滾才是真的。”

          有很多女孩、粉絲喜歡趙陽,“我其實根本不在乎。”趙陽在《少年包青天3》的戲份殺青時,他梳著一頭長發,戴著條大鏈子、雷朋墨鏡,腳踩皮靴跟劇組其他演員告別,“他們愣沒認出來是我,都驚了。”

          從長相上來說,那時的趙陽也算是“小鮮肉”,可這也是他的痛,甚至是負擔。上世紀90年代在北方,“小白臉”“白面小生”都是罵人的話,這種長相的人普遍被認為會欺騙女孩的芳心。那個時候,來找趙陽的戲,幾乎一水兒都是這樣的。

          趙陽心里難受極了,他覺得自己演得特別累,心里也特別扭。在他萬分痛苦的時候,想起了一個人——廖凡。

          師哥

          大學“睡”過一張床,有事就問廖凡

          1995年,趙陽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到了宿舍,他發現自己桌子上用小刀刻著兩個字:廖凡。

          為了這事兒,趙陽還找過廖凡,“師哥,這是你刻的嗎?”據說,當時廖凡一言不發。趙陽又問了一句:“我問你呢,是不是你刻的啊?這有點兒過了啊,還刻字。”廖凡終于說話了:“你覺得哪個傻子能把自己名字刻在桌子上?”趙陽一琢磨,有道理啊。所謂“不打不相識”,倆人就這樣成了哥們兒。

          每次迷茫、困惑時,趙陽都會給師哥打個電話聊聊。廖凡說:“你就想這個戲今年播、明年播,可能五年十年后還會在某個犄角旮旯的電視臺播,你把它好好演完就得了。”趙陽稍稍覺得獲得了些安慰,他想不管怎么樣,還是應該先好好把工作完成。

          《沉默的真相》中,有場趙陽和廖凡的對手戲,朱偉一邊往瓶子里灌汽油,一邊訴說心中苦悶。開拍前兩個人走戲,廖凡建議趙陽一邊工作一邊說這些話,能更好地表達出誰都無法阻擋朱偉的勁頭兒。“他說,拒絕不是靠眼神,而是氣場,把他控制在一個距離上。”包括最后煙頭掉在地上,有液體流過,嚴良往后一退,距離有了。

          赴美

          現實,讓他認清自己

          2014年底,是趙陽事業上最紅火的時候,卻也是他心里最擰巴的階段。找他的戲多,片酬也不錯,但都是“小白臉”。這讓他甚至有點厭惡拍戲,不想做演員,想往導演方向發展。現在想想,他覺得當時的自己太理想化了。

          彼時,上海戲劇學院和紐約電影學院有個合作項目,組織了一批上海戲劇學院的優秀畢業生赴紐約交流學習。趙陽當時推了至少六部戲,毅然決然地去了紐約,“走的時候,好多人以為我以后不拍戲了,因為我回絕人家說要去紐約了,人家問我什么時候回,我回,說不好。”

          真正到了美國,他才意識到,要做一部好戲,遠沒自己想得那么簡單。

          趙陽記得在紐約游學時,是和一群沒有行業經歷的年輕人一起上課。彼此誰也不認識,有一次拍課堂作業,他只混上了個錄音師的活兒。拍攝時,一個演員(也是同學)說話聲音非常小,他根本收錄不到,就讓對方稍微大聲一點,但對方拒絕了,“他說他才是演員,我是錄音師,不能對他的角色過多干預,我當時都驚呆了。”

          由于語言不熟練,那一次趙陽同時還接下了剪輯師的活兒。他熬了兩個大夜,最后做出的成品,獲得了老師和同學的認可。“之前同學都不怎么跟我說話,那天下課都過來恭喜我。”

          在美國的生活和學習,讓趙陽幾乎花光了之前的積蓄,“在那邊不但沒有收入,想要拍短片,還要自己掏錢。”2015年,趙陽決定回國。他記得去上最后一節課時,老師放完他的短片作業,班里最傲慢漂亮的一個姑娘過來跟他說,希望他能留下,不要回國了,趙陽當下雖然很得意,但心里想:我總不能真當小白臉,讓你養我呀!

          回國后,趙陽覺得還是應該先干好演員的本職工作,不管是什么樣的角色。但是時隔一年多,國內的市場和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他當時連公司都沒有。頭一次挨個兒給同學打電話要角色,而且基本都是去串戲。后來,楊婷導演給了趙陽一個機會,讓他出演了話劇《我的妹妹,安娜》和《局外人》,這之后,他才陸續接到一些影視劇的拍攝工作。

          本文來源:新京報編輯:石麒會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