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j3pr"></address>

<address id="jj3pr"><nobr id="jj3pr"><menuitem id="jj3pr"></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j3pr"><form id="jj3pr"><nobr id="jj3pr"></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jj3pr"></address> <listing id="jj3pr"></listing>
          <form id="jj3pr"></form><noframes id="jj3pr"><address id="jj3p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國產三文魚現狀調查:市場定位不明,內銷困境待解

          發布日期:2020-10-16 10:37
          0

          青海,素以壯麗的景色在游客中聞名。鮮有人知的是,國產三文魚(又名“國產虹鱒魚”)產業正在此地蓬勃興起。

          新京報記者日前實地走訪青海國產三文魚養殖基地了解到,受疫情影響,國產三文魚銷售直至8月才有所回暖,部分企業內銷不及往年三成,電商、加工產品等新方式幫助效果微小。在扶貧對接協助打開銷路的同時,國產三文魚未來在市場上如何定位成為行業下一個思考話題。

          銷售遇困

          在藏語中,“龍”為溝谷,“羊”為峻崖,位于青海市的龍羊峽水庫海拔2600余米,平均水深64米、年平均水溫12℃,得天獨厚的優越環境使這里成為了國產三文魚的養殖天堂。

          國內從事海洋生物和水產研究的博士鄭維中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國內,三文魚是大西洋鮭魚、虹鱒魚等多類鮭鱒魚的統稱。基于鮭鱒魚生長所需的不同苛刻水源條件,目前我國市場上流通的三文魚多來源于進口鮭魚,國產三文魚則以虹鱒魚為主。

          青海民澤龍羊峽生態水殖有限公司(簡稱“民澤公司”)董事長應米燕對新京報記者介紹,青海龍羊峽57萬畝的水庫中,其公司的養殖面積是253畝,環保審批規模為2萬噸,實際商品與養殖規模在1.5萬噸左右,占我國國產三文魚總量的50%左右。

          在水庫養殖基地,新京報記者看到,一條條國產三文魚經過管道吸取到達水上工作間,對其割腮放血后,又被傳送帶倒入半人高的黃色箱體內,不斷被冰和冷水覆蓋,不到2分鐘,1箱300公斤左右的國產三文魚便完成封箱。待在工廠進行精細化處理后,這些國產三文魚將在48小時內送到客戶手中。疫情背景下,嚴控食品安全是許多生鮮企業的重中之重。在民澤公司,自有實驗室對每批次國產三文魚都進行核酸檢測。記者注意到,智能化設備實時監控三文魚的成長情況,一塊10余英寸的小屏幕可切換20個網箱的動態。民澤公司副總經理楊旭說,“今年三文魚成長得不錯,產量預計會再提高20%。”

          不過,與產量上升相對的,是內銷大幅下滑的現狀。民澤是國內唯一獲準出口的國產三文魚企業,有俄羅斯、歐盟、日本等出口資質,今年6月-8月出口占比超70%。而與相對穩定的出口業務相比,國內銷售恢復到往年同期不足三成。

          楊旭介紹,疫情期間終端消費市場的抵制引發了三文魚銷售斷崖式下滑,最嚴重時大量訂單被取消,銷售額直接歸零。疫情對終端餐飲和批發市場的影響到今年8月才逐漸減輕,銷售出現回暖勢頭,但增長緩慢,市場仍持謹慎觀望態度。同時,全國養殖場出現不同程度的滯銷,大家都急著出貨,一定程度上引發了市場的低價競爭。

          小微企業更是遭遇難關。在山東淄博有10余畝國產三文魚養殖場的趙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其養殖場年產量在30萬斤-40萬斤左右,主要銷售渠道為批發市場和酒店。然而從年初疫情暴發,到今年8月前就沒開過批發商的單。“都是吃老本硬撐著。上個月雖然走了一車貨,但價格要比往年同期低30%。”對于后續的銷量預測,趙先生表示,“如果后4個月情況好轉,今年業績能持平就是最好的結果了。”而對于一些規模更小的小型家庭養殖戶來說銷售更困難,只能說是賣點算點。

          欲通過扶貧對接解決

          如何恢復國產三文魚往日的銷售成為眼下最為棘手的問題之一。在楊旭看來,當前國產三文魚產業的發展瓶頸有三個方面,首先是養殖端企業良莠不齊,生產標準化和產品標準化有待提升;其次是消費市場端對國產三文魚的認識不足;最后是可養殖區域均為偏遠地區,專業人員的培養和穩定很難。

          事實上,國產三文魚產業的復蘇對于當地發展有著重要意義。青海省政府副秘書長馬銳指出,近年來三文魚產業已經成為青海特色產業,并帶動了群眾增收脫貧。據青海市共和縣人民政府官網,青海省三文魚產業已成為全國最大的鮭鱒魚網箱養殖基地和青海省十大農業重點產業之一。

          民澤董事長應米燕向新京報記者介紹,十多年前來到青海時,當地以牧業為主,靠天吃飯。通過國產三文魚產業的發展,現在民澤公司285名員工中,95%以上為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及周邊地區村民,他們當中許多人完成了從農民到現代居民再到小老板的轉變。隨著新產業園的建設,預計還可提供400個就業崗位。自2009年以來,民澤龍羊峽持續向龍羊峽庫區增殖放流,自然增殖品種魚苗累計21.6億粒(尾),每年可為龍羊峽沿線漁民增收約2500萬元。

          為進一步助力貧困地區水產品銷售,實現漁業產業扶貧,今年9月,在農業農村部漁業漁政管理局指導下,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組織國內連鎖零售企業、大型商超、餐飲企業、生鮮產品供應鏈企業、國際采購企業、電商等,在民澤公司舉辦青海三文魚產銷對接活動。民澤公司說,經過本次活動,9月底前,已與超過5家企業達成初步合作意向。

          市場定位成關鍵

          產銷對接會后,廣州黃沙水產交易市場旗下的廣州市海慶食品有限公司(簡稱“海慶食品”)與民澤公司取得了進一步聯絡。9月27日,海慶食品副總經理譚慧映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在廣州等地,三文魚中的進口鮭魚在批發市場流通已久,但鱒魚并沒有完全打入進來。國產三文魚想要進入華南市場,借助“三文魚”的統稱并不一定占據優勢,或許直接拿“虹鱒”這一細分品類名稱出來,更利于建立新品牌形象。

          新京報記者在天貓、京東等電商平臺上搜索關鍵詞“三文魚”發現,銷量前10名產品均為進口鮭魚。其中,在天貓頁面,以每頁80個條目為單位,直至第3頁才出現國產三文魚的身影。但搜索關鍵詞“虹鱒魚”,可以直接找到國產三文魚產品。

          譚慧映說,虹鱒魚在熟食方面可能比鮭魚口感更好,應該會被華南市場的消費者接受,在國內銷售市場具有巨大潛力,但后續合作情況還需根據最終市場定位、價格和產量判斷。

          在民澤副總經理楊旭看來,如果只凸顯“虹鱒”這個更具專業的品類名,是利弊相伴的一種選擇。利在更專業,可以和相似產品區分開;弊在如果放棄三文魚的統稱,相當于在終端消費市場重新做一個品牌,很可能會遭遇不良市場競爭等困難。

          對于調整名稱,鄭維中告訴新京報記者,行業也曾建議終端市場在銷售三文魚時標明鮭魚、鱒魚等細分品種。但就消費者而言,大家對“三文魚”這一統稱的認知已經根深蒂固了,如果再拎出一個新的品牌,消費者對于新名稱的接受程度都需要一定時間慢慢轉化。

          有消費者不知三文魚有分類

          事實上,早在2018年,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聯合多家企業制定的《生食三文魚》團體標準中,就曾指出三文魚是鮭科魚類統稱,包括大西洋鮭、虹鱒、銀鮭、王鮭、紅鮭、秋鮭、粉鮭等。明確要求產品標簽標注原料魚產地以及種名,讓消費者清楚原料魚來自哪里,知曉產品的商品名及種名。

          10月13日,新京報記者以消費者身份走訪北京東城區、大興區的5家生鮮商超,其中1家東城區的超市表示自年中新發地疫情以來,所在超市至今還沒有上架三文魚產品。其余4家商超所售三文魚多來自進口,但超市制作的價簽并未注明具體品類,有產地標注的也僅寫明了國內加工地點。在產品包裝方面,4家商超中,有1家超市自行分割的三文魚未在包裝貼紙上打印具體品類和產地。結合新京報記者現場走訪與消費者供圖,由食品企業包裝好的三文魚產品基本都會在配料表中注明“三文魚(大西洋鮭魚)”、“三文魚(虹鱒)”。

          消費者對三文魚品類劃分是否有了解?新京報記者隨機采訪了10余位消費者,他們當中,大多數人稱并不知道三文魚還有分類,比起類型更注重購買渠道的正規性。消費者吳女士表示,雖然自己知道三文魚分進口鮭魚、國產鱒魚等,但購買時更在意的是新鮮度,分不分類意義不大。消費者肖女士則認為,如果鮭魚、鱒魚價格不同,明確三文魚分類更有利于大家結合所需選擇判斷。

          大規模養殖還需探索

          國產三文魚在餐飲端的發展也令人關注。對于日料行業是否會考慮用國產三文魚替代進口三文魚,一位國內連鎖日料店的采購負責人高先生告訴新京報記者,與進口產品相比,國產冰鮮運輸距離更短,在新鮮度和價位上都更具優勢,二者口感各有特色,鮭魚更滑嫩,鱒魚更緊實,口感上還是有差異,加上消費者已習慣的風味,并不能完全替代。國產三文魚能否作為新菜品推廣,都需要進行嘗試和探討。“我們已聯絡對方寄一些產品過來研究。但國產三文魚適合哪種烹飪方式,能否推到日料餐桌等,還是要等內測后再決定。”

          加工產品是否有可能為國產三文魚打開銷路?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在銷售遇阻之際,部分國產三文魚企業已開始嘗試通過魚松、煙熏等深加工產品進入C端市場。據民澤公司反饋,雖然受疫情影響,家庭消費提升,零售和電商成為銷售新方向,但受限于產品需要全程冷鏈運輸,且原魚占比高,零售和電商對銷售的補充作用并不明顯。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截至10月12日,在天貓平臺上,龍羊峽旗艦店最受歡迎的產品仍然是真空鎖鮮冰凍套裝,其次是三文魚松和煙熏三文魚,總銷量依次為592單、406單和149單。

          鄭維中表示,未來國產三文魚的發展“關鍵需要瞄準市場定位。”對于鮭鱒魚類,國內主要消費是壽司等生食居多,所以加工品的發展需要時間接受。而在深加工領域,國產三文魚多會以冷熏等形式供應酒店或西餐市場。相比西餐、日料,如果國產三文魚加工后的熟食能夠更好地融合到中餐當中,未來的銷路也有可能會獲得井噴式增長。

          他說,目前基于國產三文魚生長所需的苛刻水源條件,我國國產三文魚年產總量僅為3萬余噸,和其他魚類相比并不算龐大。但國內已經開始在挖掘產能潛力,在渤海、黃海等遠一些的深海冷水團中實驗鮭鱒魚養殖,距離大規模養殖還需要一段時間探索。如果研究順利,3年-5年左右,國內鮭鱒魚產量或將迎來飛躍式增長,其中國產虹鱒魚產能或將翻倍。

          記者:王思煬

          本文來源:新京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