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jj3pr"></address>

<address id="jj3pr"><nobr id="jj3pr"><menuitem id="jj3pr"></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j3pr"><form id="jj3pr"><nobr id="jj3pr"></nobr></form></address>

          <address id="jj3pr"></address> <listing id="jj3pr"></listing>
          <form id="jj3pr"></form><noframes id="jj3pr"><address id="jj3p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生態環保 >正文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陜西實踐

          發布日期:2020-10-16 15:51
          3

          日出東方,晨光如畫。

          陜北清晨的薄霧中,寶塔山正迎著和煦的朝陽,熠熠生輝。

          沃野千里的關中平原舒展畫卷,在秦嶺與渭河間清晰起來。

          濃綠的秦巴山區,一滴滴“南水”匯聚成河,潤澤京津。

          8月的三秦大地,暑去微涼、朝霞如火、絢麗多姿,伴隨著年中最美的時節,一條通往美好生活的康莊大道徐徐鋪開。

          老區遍種“幸福果”

          車行陜北,黃土高原的山峁之間,綠色竟是主色調!

          難以想象,20年前,這里是另一番景象:溝壑縱橫,禿嶺荒山,漫天風沙……

          “對照過去我認不出了你,母親延安換新衣。”詩人賀敬之在《回延安》中寫下的美好詩句,變成了現實。

          自1999年起,延安吹響綠色沖鋒號,開展大規模退耕還林。走過20年的生態環保路,延安森林覆蓋率由33.5%增加到52.5%,植被覆蓋度由46%提高到81.3%,陜西綠色版圖向北推移400公里。

          山變綠了,沙塵天氣不再來了。延安各地的蘋果產業也發展起來了,綠色的山峁,紅色的蘋果,革命老區群眾的錢袋子鼓了起來。

          在延安種蘋果,要從洛川縣阿寺村李新安說起。

          1947年,28歲的李新安用毛驢從河南駝回蘋果樹,在6畝7分地上建起了洛川縣第一塊果園。

          李蛇喜在父親李新安雕像前。人民網吳超攝

          “鄉親們不接受,他們笑我父親拿回來的是‘干柴棒’。”“陜北蘋果之父”李新安的兒子李蛇喜,講起了那一段歷史。認準的事情就要做好,讓鄉親們嘗到甜頭自然就能認可。1951年,在李新安的精心管護下,他的蘋果園掛了果。“為了大范圍推廣蘋果種植,他入鄉串戶叫賣。”在李新安的努力宣傳和推動下,村民們逐漸開始了蘋果種植,1951年至1955年,洛川全縣蘋果園發展到近百畝。

          延安市洛川縣阿寺村果園。人民網朱君超攝

          時至今日,洛川蘋果種植總面積達到53萬畝,農民人均種植3.3畝,居全國之首;蘋果總產量93萬噸,果農人均可支配收入13249元。2019年底,洛川縣農業產值為36.65億元,其中蘋果產值33.91億元,占農業產值的92.5%。阿寺村也成了集蘋果觀光、旅游、采摘為一體的“中國蘋果第一村”。

          蘋果種得好,更得賣得好,那才是真的好!讓好蘋果賣上好價格,讓果農的收入與付出相匹配,這個產業才真正有希望。習張喜是陜西頂端果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頂端果業”)總經理,一直從事蘋果種植和生產。“我們通過標準化生產、數據監測以及全產業鏈的物聯網可追溯系統,全面提升了蘋果產業的附加值。”習張喜說。

          在頂端果業的生產車間里,一個個蘋果通過選果線,經過測外觀、測糖酸比、測霉心等環節的智能篩選,“淘汰”不符合標準的蘋果,然后按照不同規格和需求,分流到各個渠道進行包裝和對外銷售。

          頂端果業生產車間。人民網吳超攝

          不僅如此,頂端果業還在繁華的機場、高鐵站、商圈附近設立專門的無人販售機,將蘋果按個賣給有需求的消費者,讓消費者第一時間能吃到現代物流送來的好蘋果。

          隨著新技術、新方法的逐步應用,小蘋果的未來可期。洛川,用“小蘋果”這把“金鑰匙”,開啟了果農增收、產業富農、脫貧奔小康的的大門。

          秦嶺捧上“生態飯”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九山半水半分田”——商洛市柞水縣,位于秦嶺南麓,曾經是全省11個深度貧困縣之一。

          如今,依托秦嶺的生態環境優勢,柞水縣不斷探索生態扶貧與林業發展相結合的新模式,走出了一條“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的致富路,村民吃上了“生態飯”。

          柞水縣金米村的露天地栽木耳園。人民網趙岍攝

          肖青松曾經是柞水縣營盤鎮金米村的一個貧困戶,小小的木耳讓他一年的收入翻了幾番。

          “現在政策這么好,大棚有人給你建,菌包有人給你借,木耳有人給你澆,技術有人指導。這個事兒能干!”如今,嘗到了發展木耳產業甜頭的老肖,已經成為村里的致富帶頭人,今年他幫助了3個貧困戶種植木耳,帶動他們增收。

          近年來,金米村通過發展木耳、中藥材、旅游等產業實現了整村脫貧。今年4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金米村考察時為柞水木耳點贊,更是讓金米村又著實火了一把,越來越多的知名企業、農業專家和游客開始關注這個小村莊。

          據包村干部吳正超介紹,村上按照全縣“一主兩優”產業發展思路,在大力發展木耳產業的同時,結合村情實際,發展中藥材和林下經濟,截止到2019年底,村民年均收入已達到9657元。“以后我們發展重點就是鄉村游和休閑農業,通過發展這些經濟效益更高的產業,為群眾帶來更好的收入。”

          在營盤鎮朱家灣村,柳太清靠經營農家樂,實現了脫貧致富。

          朱家灣村位于牛背梁景區腳下,2015年,村集體通過市場化運作,引入社會資本,將原來的“空心村”整體打造成特色民宿村落,同時保留了村子的古風古貌。當年,村子入選了“中國最美休閑鄉村”。

          鳥瞰柞水縣朱家灣村。 人民視頻黨童攝

          感受到村上的變化,柳太清動了開農家樂的心思。

          “院子是2016年建的,政府幫著申請的貼息貸款,去年還給我的小院搭建了一個木制涼亭。”柳太清說,扶貧干部是實實在在地做實事兒,幫助他們致富。如今,他經營的農家樂一年能掙5萬多元,租出去的老房子,每年還能收1萬元的租金。

          背靠著牛背梁景區的“好山好水好風光”,通過發展鄉村旅游,朱家灣村不僅走上了生態脫貧的致富路,更走上了一條鄉村振興的小康路。

          終南山寨,位于朱家灣村一組西溝峽區域,傳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概念,在這里被賦予了新的內涵。借山、靠水,搭旅游車、吃生態飯。

          景色秀麗的終南山寨。終南山寨供圖

          在秦嶺老屋民俗區,秦嶺南坡固有的民居、商鋪、館驛、石寨等被修善復原,真實還原了一個古樸、厚重的秦嶺村寨。

          佬林客棧首創“景民合一”的景區經營管理模式,把安置房建在了景區,使得家家辦起民宿客棧,讓民俗與景區文化互融。

          峽谷樂園在自然保護與均衡利用的前提下,打造亦學亦游的戶外運動主題樂園,異地安置的村民可以就地就業。

          行走在終南山寨的民宿街,一排排小洋樓錯落有致,安仁堂、義壽堂、梅華堂……這些都是以村民名字命名的民宿客棧。

          “當時我們想了好多有禪意的名字,老百姓就不喜歡。想了半天,沒有人說自己名字不好聽,用自己名字命名行不行?老百姓說,行!”終南山寨景區營銷總監霍國博介紹,景區規劃建設過程中,首先把光照最好的陽坡用來安置村民。同時,每平米補貼1000元,群眾每平米只掏860塊錢就可以搬進新家,目的就是要帶動群眾。

          貧困戶殷遠華也住進了景區的小洋樓,開起了客棧,一家人住在一層,上面幾層是客房,每個客房都有獨立衛生間,頂層還有一個觀景露臺。

          “光毛坯房花了32萬,裝修下來將近60萬。”一下投入這么一大筆錢,對于殷遠華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但各方面鼎力的支持,讓貧困戶花小錢也能辦大事。在民宿街,他的客棧還只算是比較大眾的。但是,就是這大眾的民宿,撐起了殷遠華一家殷實的日子。

          “花這么多錢裝修,能不能辦起來?能不能掙到錢,實現脫貧?”營盤鎮副鎮長張明琦說,在建設初期,村民們普遍存在一些顧慮和資金問題。

          “為解決村民的資金問題,通過政府協調,朱家灣村被評定為信用村,村民無需抵押就能申請信用貸款。除了信用貸款,村民還可以申請項目貸款,政府給予兩年的貼息。”張明琦說,當地群眾能辦起民宿,離不開政府的引導幫助和景區項目的支持,通過整體打造,游客來了,也就帶來了餐飲、住宿的需求。

          一邊是村里整體布局的把控,一邊是村民整體意識的提升。村民們捧起了生態飯碗,觀念也在變,對自然資源不再是索取,而是保護。

          養好綠水青山,何愁金山銀山。

          產業鋪就“致富路”

          漢中地處漢江源頭,北依秦嶺,南屏巴山,自古就有“漢家發祥地,中華聚寶盆”之美稱。同時,漢中也是川陜革命老區和國家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

          脫貧攻堅工作開展以來,產業扶貧的新路徑讓群眾拔掉了“窮根”,讓這個革命老區煥發新機。在這片2.7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黨政主導、群眾主體、社會參與,讓64.5萬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降至0.9%。

          魯瓊在茶山采茶。當地供圖

          在漢中市勉縣,“80后”魯瓊放棄在外每月近萬元的薪水,返鄉發展茶葉產業,帶領群眾走上了共同富裕之路。

          魯瓊的家在阜川鎮小河廟村,是勉縣茶葉主產地,當地村民幾乎家家有茶園。

          “我們通過為茶農免費提供種子,種植、生產、加工技術等服務,獲得了認可,加入合作社的農戶也越來越多。”通過“合作社+公司+基地+貧困戶”的模式,魯瓊帶領鄉親們吃上了“茶葉飯”,僅2018年一年就實現穩定脫貧86戶213人。

          在魯瓊的幫助下,貧困戶馬寶貴,搖身一變成了村里的“創客”。2019年底,魯瓊將茶廠淘汰的加工機器交給馬寶貴,讓他辦起小加工廠,至今收入已經近萬元。

          在漢中市西鄉縣,立足縣域資源稟賦,茶葉產業成為舉全縣之力重點打造的主導產業。

          豐河生態茶園位于西鄉縣柳樹鎮,2018年被評為陜西省“十佳休閑觀光示范茶園”。而十幾年前,這里只是一片低產茶園。

          “2008年,我們將茶園承包后,重新規劃設計,建設茶園防護林,引進綠色病蟲害防控技術等措施,把昔日的低產茶園變成生態茶園。”鵬翔茶業董事長段成鵬告訴記者。

          社會資本向茶葉集中,政府因勢利導。通過集茶葉種植、加工、貿易、電商、產品研發以及茶文化推廣等多元化經營,鵬翔從最初的一個小茶莊,發展成為年產值超5000萬元的省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如今的西鄉縣,這樣的茶葉產業龍頭企業有17家,全縣生態茶園面積發展到36萬畝,已成為西北地區最大的產業基地縣。

          通過發展茶園,身患殘疾的蒲仁華用勤奮和汗水實現了脫貧。2015年被識別為貧困戶后,他在當地企業的幫扶下,領取了1.2萬株茶苗,一心撲在茶園上。

          “你種茶葉,不種糧,咱們吃什么?”蒲仁華家里的老人、親戚都質疑他的決定,但他還是堅持了下來。如今,他的茶園擴大到了7畝,去年純鮮葉收入1.3萬元,還住上了新房。

          接受采訪的時候,蒲仁華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記者詢問得知,他的兒子大學畢業后,在西安工作,這兩天剛辦完婚禮。脫貧只是起點,他的小康生活剛剛開始。

          政府、企業、茶農共同吃“茶葉飯”,讓西鄉縣走上了以產業促發展、促增收的扶貧路。數據顯示,目前全縣種茶農戶有7萬余戶,從業26萬余人,實現茶農戶均增收3000余元,帶動10257個貧困戶31776人脫貧。

          以茶葉產業帶動脫貧,只是漢中脫貧工作的一個縮影。

          在鎮巴縣小洋鎮,魯家壩村以中藥材產業為基礎,通過政府、企業、高校合作打造生態農業園,建成中藥材基地1000畝,養殖場5000平方米,通過發展產業項目,帶動了660戶貧困戶增收;在毛埡村有高山延遲蔬菜基地;在小洋村有黃花種植基地;木橋社區有油茶基地……這些當地特色產業正在逐步壯大。

          漢中市鎮巴縣魯家壩村籃球場上的少年。 人民網趙岍攝

          融合綻開“和諧花”

          巍巍秦嶺,悠悠渭水。

          地處渭河北岸的高陵區近年來大力推廣“共享村落”,讓群眾的腰包鼓起來。來自西安市未央區的退休教師方長奇老兩口身住城市卻難以割舍農村生活的“田園夢”,如今通過高陵共享村落的政策,老兩口實現了夢寐以求的愿望。

          2018年7月11日,老方與高陵區張卜街道張家村集體經濟合作社簽訂了《高陵區“共享村落”(農民閑置宅基地和閑置農房使用權出租)合同》,雙方達成出租協議。

          通過政策實現“雙贏”,村民出租閑置宅基地獲得了收入,租住戶通過長期租住實現了山水田園夢,村集體獲得了收入,農村引入了優質的城市資源。

          方長奇在農家院子里種著蔬菜、養著雞,夏日的傍晚去渭河邊散個步,日子著實愜意,這讓他的親戚朋友們羨慕不已。

          退休教師方長奇(左)接受人民網大道康莊采訪組采訪。人民網趙岍攝

          “別看這院子小,種的菜不僅夠自己吃,還能送親戚朋友們呢,雞下的蛋也夠孫輩們吃。這里環境挺好,街坊鄰里的關系也親切,住著挺舒服的。”談起小院,方長奇很是滿意。

          “共享村落實質上打開了農村資源與城市資源交流的通道,通過這個通道大量的城市資源可以流入農村,推動農村發展。”在高陵區副區長李斌看來,推進“共享村落”,也解決了穩定與放活的矛盾。

          當地推行“共享村落”,一方面通過落實宅基地集體所有權,保障了宅基地農戶資格權和房屋財產權,有效維護了農村社會組織結構及土地占有關系的穩定性;另一方面,將宅基地使用權流轉范圍擴大到了本集體經濟組織以外,適度放活了宅基地和房屋使用權,激發了農村資源的流轉動力和活力。

          在秦嶺北麓,一個詩與遠方的村落正在崛起。

          一間土墻大瓦房,門口卡通標志,內部精致的設置以及琳瑯滿目的圖書,這就是長安唐村里面的網紅書店“唐小豆鄉村圖書館”。今年31歲的楊靜是長安區王曲街辦黃甫村村民,同時也是這個網紅書店店員。楊靜以前在外面打工,掙錢和照顧小孩很難兼顧。

          “每天上班,看看書店,小孩就在附近的幼兒園上學離的也不遠,空余時間可以把孩子接到這來看書做手工,回家騎個車10分鐘就到了。”隨著村里發展越來越好,楊靜和其他村民一樣回到了家鄉發展。

          藏龍寨村村委會主任孫向紅告訴記者,長安唐村·中國農業公園項目的進入改善了村里的基礎設施,增加了農民的收入。基礎設施的改善和環境的提升為村里吸引了大量游客,以前村民要去韋曲打工,自從吃上了文旅飯,村民在家門口也能掙到錢了。目前,該項目為村里提供了330個工作崗位。

          唐村鄉愁紀念館。人民網魏欣寧攝

          記者從西安市長安區農業局了解到,長安唐村·中國農業公園以推動治理有效為核心抓手,將區域定位為“鄉村區域綜合治理與產業發展區”,按照“區域共建、利益共享、發展共贏”的理念,在地方政府、村集體及村民、工商資本三者之間建立“鄉村發展命運共同體”,全面落實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要求,助力西安成為生態宜居的中國美麗鄉村代表城市。

          從革命圣地延安到古都西安,從秦嶺北麓到秦巴山區,古老的陜西正在以年輕的姿態實現追趕超越,三秦大地的人們正在以飽滿的熱情開辟出一條通往幸福生活的康莊大道。

          清晨的朝陽,灑落在秦嶺的山間,依靠綠水青山發展旅游的朱家灣村村民正在灑掃庭院,開啟一天的忙碌;中午的太陽溫暖著陜北大地,陽光是蘋果最好的著色劑,洛川縣紅彤彤的蘋果預示著又一年的好收成;關中平原地區,依托“三變改革”,農村集體經濟正在蓬勃發展,高陵區城鄉融合正在逐步深入,美麗鄉村,美麗陜西,古老又年輕的三秦大地日新月異。

          綠水青山便是金山銀山,“八百里黃土高原綠意盎然,三千八百萬三秦老鄉齊奔小康。”  

          本文來源:人民網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小草在线观看视频播放免费